第一百五十六章学绣花

“是啊,你们的婚姻也办的那么低调,虽说有皇上证婚,却没有邀请多少人,我想不少人大概还不知道你和孟夜阑已经结婚了吧。”她如此说,多少有点儿替云轻依不值,毕竟婚姻是多少人的梦想,多少女子想要把婚事儿办的精精彩彩热热闹闹的。

云轻依笑了笑:“对于这场婚礼,我却是很满意。不就是两家人的事儿,何必要弄得满城风雨。再说了,前些日子,不是有一个热闹的婚礼吗,我们何必给别人争高下?”

“说的也是,前些天,凤鸣公主和三阿哥成婚,那婚礼当真是热闹的紧。想必成为了许多女孩子心中最为浪漫的婚礼。”

云轻依点点头,却听她继续说:“可是有一件事儿我很压抑,这么盛大的婚礼,按理说公主应该很高兴才是。可是我透着红布偷偷地看了一下她的表情,他不是很高兴,甚至说有点儿悲伤。那个女人啊,大概也有一肚子故事吧。”

云轻依闻言一愣,突然想到前些天孟夜阑所说的话,:“你先回去吧,我想去找个人。”

她先是一愣,旋即点点头,先离开了。

凤鸣公主听说云轻依来拜访自己,起初觉得有些奇怪,后来就让她进来了。公主看了云轻依一眼:“云轻依,听说你和孟夜阑结婚了,我当时身体不舒服,没能亲临现场,你可不要生气啊。”

云轻依摇摇头,单刀直入的说:“凤鸣公主,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你一定要毫不隐瞒的告诉我。我想知道,那日向皇上告状的人,不是你吧?”

凤鸣公主一愣,笑道:“你何必执着于这样一个回答呢,当时我不是回答过孟夜阑了吗。我之所以这么做就是想让你们知道我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即便是身在异国,我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以,云轻依,最厉害的女人不是你,而是我呢。”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厉害,但是我希望公主,你说的是实话,因为这关系到齐王府的安危。如果不是你向皇上告密,那么就只有太子的人了。

我不知道我们齐王府是不是安全,是不是有太子的人。”云轻依脸上满满的担忧。

“我觉得家这个东西,还是时常查一查的好。毕竟,家贼难防,你说是吧。”

云轻依抬起头,公主一眼,向她行了一礼道:“我为你对孟夜阑的深情感谢你。。”

“别这么说,我也没有觉得怎么样。再说,我婚后的日子也挺完美的。哈哈,好吧,不说了,你有时间常过来吧,如果说还有什么亲人的话,大概也只有你这么一个了。”公主有些寂寞的说。是啊,她在金鳞国有的也只是云轻依这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了。

云轻依问出存在于自己心头多日的疑问:“公主,我很奇怪,你怎么这么确认,我是你同母异父的妹妹?”

很多时候,我们经常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对不起,我来晚了一步,没有看到最繁盛的你。这不只是我们的感慨也是东黎国太子舒清言发出的感慨。

遥想当日,他和云轻依的一面之缘。其实在那个时候,他已经动心了,也为此去云府给云轻依送去了大礼,那本是他的定情之物。

谁料金鳞国的孟夜阑在那里,导致事情没有办成。

虽然东黎国太子舒清言非常喜欢云轻依,但是他毕竟是一国的太子肩负着守护国家的重任。是以一旦听说东黎国有些不对头,他就飞快的赶回了国内。

如今东黎国已经太平,舒清言,甚至连休整都没有休整一下,就直接返回了金鳞国,就怕云轻依这么好的花被人摘走了。

他觉得自己的行动已经够迅速了,无奈还有人比他更迅速,孟夜阑已经下手。将云轻依这朵名花归为己有。

原本好好的一个云轻依,如今却已经嫁作他人,怎让东黎国太子不感慨万分。

所以,他虽然到了金鳞国很多天,他都没有去见云轻依,因为真的是不清楚该如何面对她。

对于舒清言的这些弯弯绕,云轻依一概不知,现在她正在忙着一件事儿,那就是学绣花。这听起来挺匪夷所思的,其实一点儿都不匪夷所思。因为云轻依想啊,皇帝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她考虑了许久最终决定送给皇上一幅自己绣出来的万里江山图,以取锦绣河山之美意。

不过,让人郁闷的是,她根本不懂绣花,所以虽然脑海里有着无比广阔蓝图的她,也只能干瞪眼。云轻依是谁,他是个非常有决断力的人,是以一旦决定什么事情,她就会坚持不懈的做下去。既然不会绣花,那就学。

其实云轻依对于自己的学习本领还是很得意的。要知道,她自小就是学霸,学东西那就一个快。所以,最开始她还真的没有把绣花放在眼里,心道少则一两天,最多三五天,她肯定能够把绣花拿下。只不过从决定干什么开始到现在已经七八天了,她的绣花水平还是一塌糊涂。

扶柳看了看云轻依绣的花,忍不住捂着嘴巴笑道:“轻依,我想问你一下,你这绣的到底是什么啊。真是看不懂,像是一个绿树,又像是一个红花,真是包罗万象,寻常人看不懂。”倒不是扶柳想要嘲笑云轻依

^0^ 一秒记住【】

实在是云轻依绣花绣的太抽象了,看不懂啊。

云轻依欲哭无泪,看了一眼飞针走线的扶柳,无比羡慕的说:“扶柳,你是不是藏私了,我怎么学半天还是学不会啊。这绣花怎么这么难,我觉得自己学不会了,到底该怎么办呢?”

“你不是说过吗,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坚持下去比较好,肯定会学会如何绣花的。毕竟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啦。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的领悟是需要一个点儿的,没有那个点儿就是领悟不了。我觉得你要再努力一下,说不定就能触及到那个点儿,触类旁通,成为一个很高的绣花高手了。”

扶柳鼓励着云轻依,其实她也有点儿无法相信。这个看起来非常棒的云轻依,怎么学起绣花去来这么不开窍呢。

或许老天爷真的是公平的吧,给你这项技能,就不会给你另一项技能。想到这里,扶柳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以前那种被云轻依强力碾压的无力感去了一大半,着实让人轻松了不少。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