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宰辅大人的女儿

云轻依也笑了:“好了,我们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发了,应该好好庆祝一下才对。这就不得不说咱们的扶柳有先见之明了。已经给咱们准备好庆祝的大餐了,走吧,那美味的大餐正等着我们呢。我这次要吃个痛快。要知道,因为某件事儿,我已经不能好好的吃饭很久了。”

“嗯,我也是。咱们俩都受苦了。不过,幸运的是,终于雨过天晴了。哈哈哈,再大的风雨也不怕只要不要持续太长,只要能够雨过天晴就好。亲爱的老婆大人,你说是不是这样?”孟夜阑将轻依紧紧地搂在怀里,笑着说。

如今这两个人,可是说多甜蜜,就有多甜蜜。人家说小别胜新婚,他们啊,是雨后天晴最欣喜。

第二日,宰辅大人神谷美雪的女儿来了。宰辅大人的女儿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人,简单来说,就是衣着举止怪异,而起痴迷于花花草草,被人称为花痴。其实宰辅大人的女儿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她听说云轻依十分聪明,就像问一下她怎么看的。于是她笑着对云轻依说:“父亲说你是一个聪明人,很多人都说我痴狂,疯癫,你怎么看,也认为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吗?”云轻依自然知道,宰辅大的女儿是想得到自己的肯定回答。只不过,云轻依知道行为举止怪异是一个坏毛病,不该鼓励,但是如果径直这么说,恐怕也会伤了这个女孩儿。于是他笑了笑,巧妙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关于这件事儿的看法,我跟大家一样。大概我也是个俗人,不过没有办法,谁让我们处在俗世呢。”宰辅大人的女儿是个聪明人,怎么听不出云轻依话里的劝解,她的意思大概是说:“我们都是俗世中人呢,活在这个俗世就要遵从这个俗世的法则,太过另类就不好了。”

对于云轻依的回答,她还是很满意的,她笑着说:“怪不得父亲说你是一个聪明人。因为你在表达你自己意愿的同时,又小心翼翼的没有伤到我,真让我感激。好了,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很细喜欢花花草草,你喜欢吗?我听父亲说你很喜欢看书是不是。你到底是喜欢看书,还是喜欢看花花草草?”

云轻依微微一愣,笑道:“我这个人不挑的,凡是喜欢我的,我都喜欢。”

两个人约谈越投机,于是就相约逛街。这一天,他们在街上遇见了这样一个人,也就是欧阳落轩。那个人也是一个很有权势的人呢,他的父亲是太子面前的红人。欧阳落轩本来正在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突然,不小心沾染了一抹绿色叶子。于是便揪着买叶子那人的衣领说:“小子,够胆啊,竟然敢弄脏了爷的衣服,知不知道爷是谁,爷马上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我要报官,你不能打我。”那个小民倒也真是害怕。没有办法,这欧阳落轩当真是臭名昭著,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会弯着腰躲过去。

她和云轻依皆是义愤填膺。她想要对着那欧阳落轩泼一身粉,一身男装的云轻依摇摇头,走到二人面前,笑着说:“本大爷运气不错,好不容易想要微服私访一次,结果就遇到了大事件。喂,这位,你不是想要报官吗,我就是官,你有什么事儿,告诉我,我帮你主持公道。”

那人看了云轻依一眼,发现细皮嫩肉的像是个当官的,于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下:“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小的在一旁买菜,买的好好地。突然这位官人走了过来,碰洒了小子的菜不说,还说小子的菜弄脏了他的衣服,让小子陪他的衣服。青天大老爷,小子就是摆摊一天,也不能转回他这个衣裳钱。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云轻依微微一叹,旋即问向欧阳落轩:“是他说的这么一回事儿吗。你当真是弄撒了他的菜?”

欧阳落轩不愿意了,十分不乐意的说:“是他的菜放得不是地儿。这可是马路,是供人走到的地儿,这个家伙竟然在这儿买菜。碰撒他的菜还是小事儿,说不定还能碰撒他这个人呢。再说,这也不是关键的,他那点儿菜菜多少钱。

我这衣服值多少钱。我可告诉你,我这衣服可是锦云坊的精品,一件衣服可就价值白金。”

云轻依看了欧阳落轩一眼,望了望他那被弄脏的衣服,随即说:“是啊,你呀,毕竟弄脏了人家的衣服,是该赔偿一下。我也知道你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没有多少钱。算了,没钱,咱们就磕头吧,磕头谢罪,这也是可以的。你说是不是啊,欧阳落轩?”

听云轻依叫出自己的名讳,欧阳落轩一惊,要知道,他家父亲大人可是再三叮嘱他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要过于嚣张。想到这儿,他也不敢太嚣张了,挽起袖子说:“也罢,也罢,既然有官员出面,我也不能不给你面子。我看这件事儿就这样办吧,你给我磕头谢罪,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云轻依笑了笑,对那个农民试了试颜色。农民不敢不乐意啊,毕竟不让他赔钱已经是好事儿一个了。于是他就真的给欧阳落轩磕起头来。大概磕了八十个左右的样子吧。

云轻依突然说:“哎呦,瞧我这记性,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我记得咱们的法律明文规定,如果是文治的话,就要磕一百个头,如果是武职官员的话,就要磕五十个头。我

^0^ 一秒记住【】

记得欧阳落轩你可是武职官员吧,按理说,五十个头就应该到头了。这条规定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毕竟咱们的皇帝可是三令五申的。”

说实话,欧阳落轩就是一个小混混,那官职是他父亲替他搞到手的,他那里知道什么规定。不过,既然云轻依透露是皇上三令五申过的东西,他自然只能说知道。

云轻依借机说:“如果你也知道的话,你应该在对方给你磕满五十个头的时候,就应该制止对方啊。你怎么不制止呢。现在人家多给你磕了三十个头,你总得换回来是不是。否则,这些农民看起来不怎么地,万一搞个御状,那可就麻烦了。你说是不是啊。”

亲,本章已完,祝您阅读愉快!^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