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门后世界

此刻。

距离墨己寅黑色门户后,已经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这个期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黑色门户在吞了墨己寅之后,依旧游荡在深坑中,时不时的碰一下深坑中已经碎了一地的墓碑,似乎在思考着接下来要吃那一块。

不过较比于这座贪吃的门户,墨邪这里却紧张到了极致,尤其是在墨己寅消失在黑色门户的这段时间里,他可谓是警惕到了极点。

整个人不仅如猎豹一般紧绷肉身,其内的力量更是全身涌动,生怕出现意外后,不能第一时间进行反击。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在通过戮界探知着墨己寅的位置。

但探查了许久后,墨邪发现不单单是自己找不到了墨己寅,就连墨己寅与戮界的联系好像也断开了,就好像墨己寅不存在与这个世间

“能出现这种情况的只有三个可能,一是墨己寅本不存在,二墨己寅已经被抹除掉了,三就是有一个非常成熟的秘境或者小世界阻碍了戮界的探查。”

墨邪想了想,觉得第一个可能不现实,毕竟墨己寅是自己刚从戮界里召唤出来的,是个真实存在的人,怎么可能是凭空想象出来的,而且他也没中幻术。

至于第二个可能和第三个可能,在此时此刻拥有很强的说服力。

可墨邪又仔细思考用一下,觉得想要实现前者真的很难,因为在暗影刚诞生之初自己就已经测试过了暗影的强度,攻击力先暂且不提,光说暗影的防御力,就已经横扫绝大部分的道种期的修士了。

想要悄无声息的灭掉暗影,就必须要做到一击秒杀,并且还要快,否则只要给暗影一丝喘息的时间,他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反馈消息。

而且能做到这一点的,除非是里面有真灵境的存在,不然单凭道种乃至于元婴期都做不到。

不过以墨邪对云梦的了解,现在的云梦是不可能隐藏第二个真灵境的,先不说云梦能不能有足够的资源供养第二个真灵,就说以现在云梦的局面,会冒着被灭门的风险这么做?

再者谁会傻乎乎的光带着宗门一些小瘪三去参战的,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所以总结下来,这第二种可能性,显然不大。

“进还是不进....”

墨邪此刻陷入到了进退两难之地,如果进他可能会死,也可能会来到目的地,可若是不进那么这次就白来了,尽管能不做选择,但这么好的机会这辈子可能就有这么一回。

“娘希匹...”

墨邪怒骂了一声,心中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在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了,随后眼睛一闭,脚下一空,直接坠落了下去。

“...........”

那黑色门户“见此”,十分不情愿的张开了“嘴”,将墨邪吞了进去,如果此刻它有表情的话,一定是一副吃了田米共的样子。

咕噜...

一道吞咽的声音从墨邪耳边响起,正当他奇怪想要扩散神识看看的时候,忽然有一股粘稠湿滑的感觉从皮肤传来,在封闭住自身的神识时,也传来一连串上下各种颠簸之感,就好像是他在某种妖兽的食道中穿梭一样。

虽然看不见具体的情况,闻不到任何气味,可单凭着这种感觉就足以让墨邪浑身不舒服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墨邪紧皱眉头,强忍着胃里翻腾想吐的感觉,心中暗自猜测起了这黑色门户的来历,也算是分分心,让自己尽可能的不去想脑补出来的恶心事情。

过了不知有多久。

墨邪只觉得自己好像通过了什么孔洞,随后在身体一轻的同时,一股清凉的微风也吹了过来。

扑通!

墨邪重重的落在地上,溅起了阵阵烟尘。

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双紧闭的梦眸也在这个途中缓缓睁开,看向了周围。

“这里就是云梦的祖陵?”

墨邪被眼前的景色惊到了,嘴巴张的老大,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宏伟壮观的场面,就连当初的黑渊也没给他这么大的冲击感。

只见他身处的地方是一片辽阔的平原,周围长着茂密的绿植,一条清澈的河流穿梭在其中,在墨邪这个位置他可以清晰的看见,游荡在溪流中一条条金色鲤鱼。

就算墨邪不知道这种鲤鱼的品种,但光从面相上和散发的道韵上看,他就知道这金色鲤鱼一定是个稀罕玩意,放在外面可能会引起广泛的波动。

毕竟一般的灵物和灵兽是绝对不会有道韵缠身的。

而往往有道韵缠身的基本都是有可能成长到仙药的灵物,或者是血脉极高的灵兽,这种灵药或者灵兽,无论是炼化还是培养都有很大的作用。

一旦修仙界某个地方出现了这种天生伴有道韵的灵药或者灵兽,都会伴随着腥风血雨,直到战出一个最强者出来才停止。

“好宝贝儿!”

墨邪见此,当即就挽起了裤腿和袖子,赤着脚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溪流里,随后在那些金色鲤鱼一个不注意之下,猛然扑了上去。

啪!啪!啪!

墨邪抱住了其中最大的一条金色鲤鱼,如蒲扇大的尾巴在他下巴上胡乱的拍打着,发出了一连串羞羞的声音。

不过此刻的墨邪哪有心情管这个,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能让这条大鱼跑了。

其实当他抱住这条金色鲤鱼的时候,心里也是一惊,从远处看原本只有半米长的金色鲤鱼,到手之后才发现竟然这么大,足足有两米之长。

并且力道极大,哪怕墨邪放开了全部力气也只能堪堪将其制服,但想要在力道上胜过金色锦鲤,以目前来看显然不可能。

扑通!

墨邪脚下一蹬,整个人连带着怀里的金色锦鲤一同摔到了一旁的河岸上。

“到了我的地盘上,看你往哪跑!”

到了陆地上之后,墨邪信心十足,他骑在金色锦鲤的身上,随后召唤出了几十名暗影,以极戮灵力凝结出了十几条绳子,在绑住金色锦鲤的同时,绳子的另外一端也落到了暗影们的手中。

几十个人一同发力,直接将金色锦鲤捆个严严实实,除了依旧在河岸上挣扎的扑腾之外,其自由已经完全掌握在了墨邪的手里。

随后。

墨邪如法炮制,再次悄悄的顺着溪流找到了之前逃散的金色锦鲤们,将其一个一个全部捆了起来。

但难题也随之而来,因为他从未保存过活物,所以平时也没有专门盛放这些灵兽的家伙儿事,使得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些在河岸上扑腾的金色锦鲤。

“你!你!还有你,对就是你!”

墨邪想了想,然后指了指其中几名最强的暗影,对其说道:“你们的任务就是看住他们,就算是死,也得死在他们身边,知道不。”

“是,吾主!”

“嗯!”

墨邪看到拜服在自己面前的暗影们,满意的点了点头。

说实话,自从创造出了暗影之后,他就觉得暗影比活人好用多了,至少能对自己的命令百分百服从,绝对不会问一些有的没的。

而且上阵冲锋的时候,也不含糊,完全将生死置之事外,不似修士贪生怕死。

安置好了这几个暗影和金色锦鲤之后,墨邪便进入到了丛林中,准备寻找云梦陵寝的入口。

至于之前进来的墨己寅,他早就在抓捕金色锦鲤的时候,通过戮界联系到了,想必不多时,便会跟留下的暗影汇合。

阵阵虫鸣在绿植中若隐若现,一只只绽放着油绿色的萤火虫穿梭在乳白色的薄雾中,如小精灵一般,尽显一种别样的自然美。

“或许等我复活了小蝶之后,带着老陈寻这样一处地方生活也不错。”

墨邪眯起了眼睛,感受着周围的宁静,只觉得之前的急躁正离他远去,心情一片平和,就连思绪也比以往快上了很多。

“咦...这是?”

享受着久违安宁的墨邪,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一株大树上结的果实。

“不会...吧...”

墨邪看着那果实,越看越觉得熟悉,脑海中关于这果实的记载逐渐清晰了起来,眸子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惊诧。

只见他面前的古树足有十几人环抱那么粗,如扎龙般的枝丫上孕育着九枚果实,每一枚都跟乒乓球差不多,红彤彤的外表带着许多隐晦的花纹,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一定会遗漏掉。

一抹抹精纯的灵气从这九枚红色果实上升腾,时而凝聚出凡尘景色,时而幻化成异兽,无比神异。

“朱果树每百年结一枚朱果,每一枚朱果从青涩到成熟需百年,如果不摘,那么当第一枚朱果成熟时,朱果树便会结第二枚,并且药力非但不会减退,反而还会得到增强,这朱果树上一共九枚,那么也就是说,已经存在这里几千年了?”

墨邪仰着头看着悬挂在朱果树上的九枚朱果,哈喇子就快流出来了,要知道朱果这种灵药,如果不上年份,在修仙界中还是很容易见到的。

可若是凝结了三枚,那么就已经脱离了本身灵果的分类,蜕变成了灵药,若是凝结出了五枚,其价格就能让大多数豪门望而生却,若是凝结出了七枚,只要脑袋不被门挤了,那绝对不会出手,哪怕对方跟出了个天价。

最后如果朱果树凝结出了九枚朱果,其药用价值就太高了,用来炼制丹药的话,可使空古以下的修士平添一成到两成的突破率。

可千万不要小看这两成的突破率,真到了要突破的份上,不知有多少修士为了这一成的突破率耗尽心血,甚至有很多修士都会因此而丧命。

墨邪看着悬挂在前方的朱果,越看越心动,心中想要将其采摘下来的**愈发浓郁,脚下开始不受控制的一步一步前进着,同时也抬起了手,试图把朱果从树上采摘下来。

但当他的手在即将触碰到朱果的时候,墨邪忽然打了一个寒颤,眼中的炙热飞速冷却,恢复到了之前的清明。

“还真是一步人间一步黄泉啊.....”

墨邪心有余悸的收回了已经迈出的脚,只见周围原本美奂绝伦的景色在他恢复清明了之后,已然变成了一副如同炼狱一样。

郁郁葱葱的草丛变为了枯草堆,古树林立的密林变为了怪石嶙峋的平地,而来时的那条溪流也变成了流淌着熔岩的沟壑。

不知是何种妖兽的骸骨散落的到处都是,甚至伴随着目光转动,墨邪还看见了还未腐烂的修士尸体,从穿着上来看应该是云梦内门弟子,长相普通的脸上充满了痛苦的狰狞,仿佛在生前受到了某种残酷的刑罚一般。

哪怕墨邪看过太多种这样的死相,但在这种诡异阴森的地方,脊背还是必不可免的凉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