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鬼坐轿外遇宿敌

黑暗在火把的照耀下若即若离。

“接下来该当如何?”曹龙轩问白云飞。

“跟着血走。”

众人便听从白云飞的安排,踏在淌血的沟槽内那一排露出血液平面的如“梅花桩”一般的方石上,弯着腰,在沟槽通道内向前行去。

空气中除了血腥味外,开始出现特别呛人的辛辣气息,白云飞急忙让大家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用脚下的血液泡透,然后也顾不得血污和浓重的血腥味,捂在口鼻处,忍受着眼泪都被熏出来的煎熬,继续向前。

终于到了这条淌血的沟槽尽头,前方是一个宽广的地下空间,火光中,只见有黑气袅袅蒸腾着,空间下方,是一个如黑油池的巨大“池塘”,“池塘”里满是石油一样的液体,难以确定是何物,只是能看出来在散发着黑气。

“咳咳,他娘哩,这是八卦图阵那的陷阱冒出来的那种毒烟,咳咳,快换新血哩。”苏老鬼骂道。

大家赶紧把当毛巾用的布块重新沾上新鲜的血液,重捂在口鼻处。

众人不由十分诧异,千年前的古人,在这地下居然设置了如此巨大的一个毒液潭。

众人看到,那些喂给蛇身女巫的鲜血顺着石壁流下毒液潭,飘浮在毒液表面四散开来,但没飘流多久,应该是蛇身雕像里涂抹了蛇毒,能让鲜血加速凝固,不一会儿,覆盖了毒液的“血盖子”便几乎覆盖了整个毒液潭。

毒液潭上方四周的石壁缝隙中开始钻出黑白花纹的水甲虫,爬下来开始吞食半凝固状的血块,而上方的血依旧在不断的没落,堆积、流溢的速度远大于黑白花纹水甲虫吞食的速度,如此一来,这些已经类似果冻状的粘稠血液,便形成了一个“孤岛”,使后淌下来的鲜血顺着它再四散流溢。

如此往复,由于后流下来的鲜血都是液体状,流动性非常强,而毒液的比重要大于下面凝固状的血坨,所以这些鲜血便在潭液面上继续四散流淌。

最终,源源不断的鲜血形成了覆盖整个毒液潭的黑红色厚“盖子”。

而那些黑白花纹水甲虫也全部被凝固在血液里,这些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的黑白花纹水甲虫,如和水泥时在里边添加的沙砾、石子,将这一个大血“盖子”混合得坚固结实。

但白云飞他们不知道这“盖子”能坚持多久,必须抓紧时间下去探查一番,否则这种凝固一旦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出现溶解或稀释,众人那时若再想探查新的线索,只能是在毒液里折腾,那和黄泉路上的奈何桥下阴河里游泳又有何分别?

想到此处,大家便急忙顺着踩踏着修凿在竖直石壁上阶梯一样的石窝,爬了下来。

最先爬下来的白云飞用脚试探地踩了踩,虽然如

踩在水囊上的感觉,但承担一个成年人的重量是没问题的,于是他招呼大家赶快下来,分散开些,别太集中了。

“你娘哩,咳咳,这是传说中滴‘鬼坐轿’嘛,咳咳,这古人真他娘哩变态,在这里设计个这,要弄啥哩?”苏老鬼骂道。

听到他咒骂,几只火把一照,发现对面石壁下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洞口,大家被熏得鼻涕、泪水横流,根本不敢耽搁,不停地咳嗽声中,众人踩在水波一样蠕动的“血盖子”上边,急速跑了过去。

再耽搁一会儿,估计大家都要折在这里,活活被毒气熏死,所以没了命般地向前冲去,先后钻进了那个秘密的洞口。

众人慌不择路,已经顾不上这洞口里是否有什么机关或诡异之事,争先恐后地冲了进来。

洞口内是一条需要弯腰通行的秘道,倾斜着向下延伸开去。

因为那些毒气是蒸腾着向上方散发的,所以通道一开始向下延伸,空气中便再也没有那呛人的辛辣气息,令人头晕、恶心,呕吐反应强烈的中毒症状也逐步得到缓解。

众人气喘吁吁地靠坐在通道内,一是歇息,二是总算能畅快地呼吸了,这种几乎要憋死人的感觉太让人难受了,再拖延一会儿,即便不把人毒死,这种憋闷感也要把人折磨得发疯。

如果有人受不了这种憋闷,在那毒气中扔了浸血的防护布块,想要畅快地大口呼吸,那无异于饮鸩止渴,必死无疑。

此时血液已经凝固到了众人的脸上,一个个的就和花脸猫一样,但却没人计较这些了。

“苏、苏老前辈,你给我们说说,啥、啥叫‘鬼坐轿’?我们刚才还没弄明白。”白云飞问苏老鬼。

“就是他娘哩这种设计嘛,刚才你们在上面跑时,没感到那种呼扇呼扇的感觉吗?如同坐轿般的晃荡,奇怪得要死哩。不是这鬼怪设计,你就过不去哩,和‘鬼打墙’有一比哩。这好在那些耗子血够多,那钻出来吃血的甲虫也够多,形成滴那血壳壳才够厚够硬嘛,不然咱们今天就要报废在这哩。”苏老鬼骂骂咧咧地回答了他。

“也没瞅出来咋厉害,咱们不是囫囵个(完整的意思,东北方言)地出来了嘛,这古代人也是瞎得瑟,整不出啥名堂来。”牛钢有些不屑地嚷道。

“咋个哩?”苏老鬼那色眯眯地小三角眼一瞪,不乐意了:“我看你娃是机器猫睡坟地━━硬装大头鬼哩!”

“噗嗤!”

“噗!”

“哈哈...”

大家忽然间就被苏老鬼这中西结合、古今结合式的歇后语给逗乐了。

看来这老家伙平时不盗墓时,还爱好广泛,除了整日钻研如何泡妞外,对动漫也有所研究,居然一把年纪了,还知道机器猫。

苏老鬼便借机给大家普及了古代人,特别是黑道士们的邪恶研究,也趁机狠狠地打击了一下牛钢这“智商都长在了肌肉上”的家伙。

“我们抓紧前进,我估计离魏王墓不远了。据我猜测,曹老板要找的宝物,应该就在那魏王墓里,而不是魏王生前的王宫。因为在那些羊头人统治了这仙兽国后,地面那些遗迹都是它们毁坏的,所以,也别想找魏王的王宫了。而且我认为像魏灭亮这种人,即使他的王朝还在,没被羊头人们给毁灭,他也不会把曹老板祖上传下来的那块宝物留在王宫的,因为以前不是大致听曹老板说过嘛,这东西好像作为陪葬品的价值更大。是吧曹老板?”

曹龙轩没有回答,只是用缓缓的点头来作为回应。

于是众人歇息充足,便再次启程,沿着通道前行。

和莽撞、惊慌地闯进来时不同,这回大家没有毒气逼近,便再那么亡命,又开始小心谨慎地前行。

当先是由苏老鬼打头,仍是一成不变地手执洛阳铲开路,不敢行太快,探测是否有什么机关或陷阱之类的危险。

通道内一路相安无事,待众人看到通道尽头昏黑的光线时,才惊讶地发现,已经从这一条地缝里钻了出来。

又呼吸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看着满天灿烂的星河,忽然让人心生活着真好,这世间真的美好的感慨。

众人举着火把照向四方,却发现这里似乎是处在山顶,面前就是一个幽深的悬崖,再往远就全是黑乎乎的一片暗夜天地,再也看不清了。

“已经接近凌晨两点钟,依我看,这个新地方情况不明,咱们还是老规矩,先守在洞口这休息它几个小时,有什么突发情况,进可攻,退可守。大家意下如何?”白云飞又开始做宿营安排。

大家自然是没意见,于是便在天亮前的几个小时里,安排了轮值的夜岗,防止遭袭。

一夜相安无事。

在天色已经大亮后,困乏的大家仍在沉睡,此时就听到一连串熟悉又恐怖的啸叫,直接把大家从睡梦中吓醒。

“呜呜呜......”

“咩咩咩......”

“我擦!羊头人!”还没走出洞口的韩德邦立时就吓得一哆嗦,差点没尿到裤子里。

走在前面的苏老鬼又要体现他“遇到危险我先撤”的风格,转身就要向回跑,被跟在他后面的白云飞一把抓住,然后按在洞口边的石壁上。

随后白云飞则缓慢、谨慎地向外一点一点探出头,观察外面的情况。

只见外面云山雾绕,一派云顶天宫的景色,仿佛到了仙境。

有大大小小的山峰在云雾里出现或隐没,而周围则是更加高绝的险峻山岭,居然巧妙地形成了一个环形的如月球

上的环形山,山岭以时而陡峭时而舒缓的山势向山顶延伸。

就在山岭上间或有树木和荒草错落地点缀中,迎面的坡上有一群羊首人在站在山岭上,对着苍茫的云海在啸叫,不知它们是兴奋还是压抑,还是在呼唤同类或者是那些变种怪物。

好在白云飞他们这里的通道口旁是一个突出出来的巨大岩石,与山体相连,洞口周围又生长了许多灌木,而且那些羊首人还是在他们斜上方的山岭上,虽然距离很近,但却没有发现这里的情况。

不一会儿,斜上方的山岭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变种生物,显然是那次在边缘村大战时,出现的各类怪兽。

这次虽然这些变种生物没那么多,但一旦被它们发现和攻击,估计就再也没上次那么幸运了,毕竟,上次骄傲、自大的羊首人只是把他们当成了“白肉片”,轻视了“地八仙”探险队。但这一次,阴险、狡诈,智商绝不输于人类的强大羊首人,是绝对不会放过杀害了它们同类的这些“白肉片”,有可能一上来就直接要了大家的性命,然后再慢慢美餐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次看到的羊首人仍是**着上身,身体与人毫无二样,裆部悬垂着碎麻和树叶,看不出是男是女,脖子上是一个山羊头,很长的山羊胡子。

此时山岭上的这几个羊首人,有的肌肉健壮,有的身材纤细,且胸前有一对饱满的**。他们嘴里发出竹笤帚扫石板路的“沙沙”声,奇异的叫声似乎就这一种,没有嚎叫或低吟,但频率有所不同,应该是能有不同的召唤效果。

这些羊首人没有发现隐藏在石洞内的众人,嘶鸣、啸叫了一阵后,便领着那些变种怪物,向远处越过更高的山岭,消失不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