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魂大法

按葛洪的说法,何简中的仅仅是一样通常的摄魂术,只要他一粒丹药就能搞定,但要是是中了迷神法术,事实就难办了。

寒浞问:“那么,有什么方法能够对抗这种迷神法术吗?”

两个地仙都摇头,白云先生说:“连自个儿何时中了法术,何以中了法术都不晓得,怎能对抗?以我揣测,这是以一种极强大的精样子样式力,经过眼神或是某种药物来催发,除非是早就晓得人家会对你施术,不与他眼神对立,并以极大毅力与之相抗。对你施术的人功力尚浅,我才能将你震醒,若是修为高的人,我便拙讷为力了。”

寒浞这时才想起来,在凝香楼时,微生香过去数次异样地看着他,他以为她是倾心,也没怎地在意,也许性他一见到她时,便已中招了。由此寒浞的另一个吊胃口也能够解开了:建康的高官权贵并不是不想对微生香帮手,而是她的**神术很高超,一切见她的人都被催眠了,因此她才能一向呆在青楼中还连结着处女之身。

寒浞把佛图澄惨死,他与道安等人夜探秦淮河,以及中了微生香的圈套的事细说了一遍。

白云先生说:“看来这微生香定是美妙教派中的一员,容许与吸血恶魔也有牵累。惋惜她与你断了面洽,确定已逃走了。”

“那现时何以是好?”

“现时不得不呆在这儿,3个月后再出去。”

“什么,要3个月!这个不行,我得从速回家去,我家里人不知我去向,只怕要急坏了。”

白云先生说:“因为以防万一,封门时下的禁咒是3个月,便是我们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寒浞愣住了,躲在这石洞里3个月,这不是坐牢吗?

葛洪涂在门缝上的丹药,乃是仙家九丹之八,名为:伏丹。要只放枣核那么大一点在身上,虎狼盗贼岂敢近身,百鬼远避;涂在门缝上,不管是人是仙都看不到门缝在哪里,邪魔鬼怪都不能穿透出身。

白云先生画在石门上的符印,称为‘丹书铁壁符’,一画上此符,便是豆腐做的门也与精钢铸成的一样永恒,与山体融为一处。当今两道禁制同用,连封了三道门,外面硬是用原子弹轰炸都影响不到这块儿面,但里面的三人也出不去了。

打不起还能够躲得起,作为地仙级的人物要当起缩头乌龟来,程度天然不比样。就算那恶魔的下面追踪而来,在外面找了3个月没有任何线索,只怕也没耐心等下来了。

寒浞急燥了一会儿,真的束手无策,也只好认命了,而况他身上的情蛊还没有除掉,出去很快就会落到微生香的手里,还是先想得开把这祸灭绝了再说。3个月说快也快,该当也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白云先生与葛洪当然法力高深,仙丹灵妙,却对这情蛊束手无策,因为这蛊毒是以微生香的先天精气饲养,现时过去与寒浞的先天精气混为一体了。两人根究了许久,最末是要寒浞修道,炼出自个儿的内丹,精气还丹,才能把情蛊吸作废化。

寒浞满盈了疑难:“炼出金丹,那要多久?”

葛洪说:“资质根骨上佳者,三五十年可成,愚鲁凡庸之人,一世都不能炼出。”

“不会吧,那我要三五十年不能回到世间?”

白云先生说:“也不尽这般,你六脉畅达,异于常人,且具有极其深切的内气和精气,只要勤加修练,容许只要数年就能乐成;葛道友拿些丹药来辅弼一下,再修十数年,离地仙之境就不远了,象你那么青春的仙人仅仅是少见啊。”

“两位上辈别损我了,这地仙不当也罢。”

白去先生说:“不然。我初见你时,便知你体质极度,气运极旺,且身上带有一样通常非相通样通常的气味,与世间之人皆不一样一,容许除非你能对抗那吸血恶魔,因此我现身助你一臂之力。当今你身上的异力更其强盛,若是能加以指引,善加使用,容许会有新的转折点。”

又是把救世主的位置让给他!寒浞忙摇手,“算了算了,不是我不相信两位上辈,也不是我不宁愿帮你们,的确是这事太艰巨,连你们都要躲在这块儿面,何况是我这个后生小辈,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

两个老道不禁害羞了,难堪一笑,白云先生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不必定就不胜我们。不是我要诱骗你修道,而是那美妙教派已经盯上你了,你若不铲除情蛊,提升修为,一走出此洞又被他们把持,成为他们胆大妄为的为虎添翼,甚至抛家弃子,凶杀亲旧而不知耻,人生这般还有何意思?还望你三思。”

葛洪说:“老道不知你能够不能够消弥这场魔劫,也不委曲你,但只要你兴奋修行,我愿传授你《金液丹经》一卷,便是我数十年来费尽心血炼制的金丹也能够随你取用。”

寒浞晓得这两个老道抱有私念,想把他大成起来对抗恶魔,仅仅是白云先生说的也靠边路,也许那恶魔过去盯上他的,不管他有没有修到地仙级别都不会放过他。那么还不胜借机多从这两个老道手里挖些东西出来,使自个儿主力大幅提升,以对抗鲁狂生和孙泰。

“葛上辈,上次郑上辈送了我一粒丹药,吞下时如钢汁铁水般灼热,接着化为无穷劲头,硬受仇敌一掌而毫发无伤,不知是什么丹药?能够不能够给我一些。”

“那是五灵丹,以丹砂、雄黄、雌黄、石硫黄、曾青、矾石、慈石、戎盐、六一泥炼三十六日乃成,服之可令人不死。但如未受到损害,修为不够的人也许性经不起丹药之烈性反伤本身,因此要慎用。”

“咦,我还以为是千年灵芝、从来人参、成形何首乌之类的灵药炼制的,怎地全是用石头啊?”

葛洪笑道:“草木之丹仅仅是小丹,仅能除病去痛,延年益寿,不能令人不死;凡能令人脱胎化骨,白日升天的金丹,全是以金石炼成的。”。

“不会吧,难道世间的稀世灵药还不胜石头?”

“笑出腹肌啦,草木精气有利于人,五谷杂吃了还能够养人,何况是千百年的大天然灵药?因此灵药炼的药丹功效也相同是显着的,但还是不能与金石炼制的金丹相形。黄金入火,百炼不消;积石土中,千年不腐,以金、石炼成的丹药,服后肢体也如金石般不化不腐,不老不死,因此能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