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触及不到细节的谈话

回去路上,欧菲伊彻一路无言,把满腹关于“实验”的疑问压下。

只是思绪却不是那么停下:自己的灵视所见结合科内莉娅的喃喃自语,情况已经了然,这并非突如其来的偶遇,分明是费恩或两学徒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喂了猎犬什么玩意,才使那猎犬在濒死至极转化成了怪物。让众人心惊胆颤的骇人遭遇,竟是费恩他们有意促成的实验,费恩事务所的邻居们如此厌恶费恩,恐怕不是毫无由来啊……

难怪费恩事前担心那几位贵族会去猎鹿。他一定算准了镇长孩子的性格,其不会满足于今日的狩猎活动内容仅仅猎一些兔子或水鸭。

狩猎一头中大型的猎物,才能使贵族们尽兴而归。如果选的是鹿而非野猪,那么今日费恩的实验还不知会如何收场。

在欧菲伊彻看来,那猎犬就算化作了怪物,似乎在行为模式上仍与它生前帮忙狩猎野猪时无异,除去外观诡异恐怖之外,未见有失控异常的地方。要是它畸变复活后就对众人抱有敌意和恨意,那几个离野猪很近的佣仆,一下就会被它撕碎。

但既然他们没有主动和我说的意愿…欧菲伊彻看了看身旁的人,只觉他们一路上都在思索些什么,且从表情上看是各有心事,并非共同在想一个方向。

他现在只能看出来一点,那就是这场实验看上去像是为善之举,而不是包藏祸心。虽然费恩他们隐藏了事实,偷偷制造事端,为实验创造环境,但过程完全在费恩的控制之下进行。而实验目的,像是要使已经畸变的怪物复原成正常样子。

欧菲伊彻组织了一下语言,把凯西遇到解读预兆的人,以及新屋充满诡谲感的事情,描述给费恩。

费恩叼上了一根新的香料干茎,叹气道:“看来,教会的人没能彻底查清潘提翁社残留在镇上的人。

“潘提翁社很少以小组行事,而是环环相接。它常常派遣一名成员去执行任务,然后再派一名更高级的成员对其行为结果进行监督,在必要的时候出手帮助,但执行的成员之间几乎不会接触,也不会有组织有效率的协作。

“最多是高级成员单向告知下级成员,哪些情况是高级成员的行为导致,下级成员不要对此顾虑或阻抗。

“这种嵌套可能会出现三四层、甚至五六层,就一个松散的组织来说,潘提翁社作出的成绩让教会头疼至极,并且教会一直寻找不到潘提翁社的核心成员,也没法理清他们如何管理与操纵整个组织的方法。

“从你描述的情况看,残留下来的高级成员似乎把他们的注意力放到了你身上——这符合正常逻辑——夏洛特的血脉能力消失得如此突兀,岔河镇教会通过和你接触,接受了你描述的夏洛特自我销毁能力的事实,据此展开了行动。我想,教会之中还藏有潘提翁社的眼线,他们通过获取上述情报,排除了是教会下手的可能。

“那么,既不相信夏洛特的血脉能力会凭空消失,又不认为是教会作出的行动,那么夏洛特的血脉能力消失的原因只可能是我或者是你了。

“诺伊曼男爵应当是潘提翁社在该镇设下夺取夏洛特的隐秘事件的直接负责人之一——那些施展仪式的同伙已经悉数死在了仪式反噬的代价里。他当时恐怕是想利用身上携带的两个奇物来和我同归于尽,让高级成员可以来趁机搜索我的实验室,找出夏洛特血脉能力的下落。

“老实说,我倒是没想到我能活下来……诺伊曼的突袭果断而迅速,完全超出我预料,也不是用的潘提翁社常规的那一套方法。他猜到了事务所里的大部分防护手段都挪用到了夏洛特身旁,也猜到了我在做实验的同时调查隐秘事件,造成了大量的超凡物质短缺,不能把事务所的防护手段填补上,立刻用他的生命执行了死亡袭击。

“恐怕当前事态也超出了潘提翁社残留的高级成员的想象,他们很可能把这个事态的原因归到了你头上,然后展开了对你的秘密接触行动。好在你这位名叫凯西的同僚精神状态非常糟糕,甚至会当着你的面毫无意义地进行质问与怀疑。

“我会找机会查清这件事。无论你怎么想,你最好避免主动去接触潘提翁社或者试图对它们进行反击。我说这么多,是想告诉你,你即便抱着不和它们对抗的想法,只是想找出一些对方的线索,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至于你们即将入住的新屋——教会那边不是想要拉拢发展你么?你让它们帮你个忙,检查检查那屋子好了。”

费恩的一席话让欧菲伊彻心生不悦,他同样和教会一样,只告诉了欧菲伊彻一些潘提翁社的简单描述,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欧菲伊彻视作能够对付潘提翁社的队友,更是直言让欧菲伊彻不要调查该组织。

展现不出解决事情的能力,就连获取基础情报都很困难。他更加好奇,为何超凡力量世界中的人亦对超凡力量的事情讳莫如深。

欧菲伊彻点了点头,回应费恩对自己的要求:“我明白了。我希望能尽快进行超凡知识的学习,尽快适应学徒的工作,以取得你的庇护。

“而且我的学习进展越快,对自身情况理解越多,想必对你的实验帮助也会越大。”

费恩考虑了片刻:“我还是会要求你一步步读一些书本,进行系统性的学习。不过,如果海伦娜或科内莉娅愿意借她们的学习笔记给你,我不反对你适当加速对超凡知识的理解。”

科内莉娅听到费恩的话后,发现欧菲伊彻朝自己看来,脸上表情变化得十分复杂:“……哦、呃,你还是找海伦娜借吧。我……唔,我的笔记做得不太好,不适合给别人看……”。

欧菲伊彻又看向海伦娜,只见后者摆出了一副你应当知道自己要说什么的神情。

他恍然大悟:“海伦娜小姐,是否介意我今晚邀请你去品尝镇广场餐厅的红烩肉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