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逍遥而去

薛玉堂感觉这只手掌的强大,急忙一闪身一把抱住三个女人,快速逃离了手掌的范围。

手掌轰然落下把整个神界震得一阵颤抖。

神后抬头看着天空的手掌,立马同剩下的神界一同跪在地上,口中大叫一声:“多谢父亲相救!”

薛玉堂把三女拉在神后,抬头看着正缓缓抽去的手掌,眼睛变得更加阴冷,对着月无影和姚仙儿说道:“你们在这里保护好灵儿,我却会会这无耻的天道。”

三女尽管都有些担忧,不过都点了点头,她们无论到任何时候,对薛玉堂就是无条件的支持,现在虽说月无影和姚仙儿也成了仙人,但是相对于薛玉堂来说差距还有有点大,而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薛玉堂身后默默支持他。

薛玉堂点点头,在那只大手抽出去之后,旋涡还未完全消失的时候,从旋涡之中飞了出去,漆黑昏暗的宇宙中,一个老者,正坐在一个圆球跟前,正要把手再次伸进去,却是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猛然间回头一看,见薛玉堂正盯着他看。

老者先是一阵错愕,随即便冷静下来,脸上露出微笑:“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成长到如此地步,居然脱离了天道束缚,很好!”

薛玉堂却是一脸平静的走到了老者的身前,俯身看了一眼老者身前的大圆球:“这便是神界?”

老者点点头:“不错,这就是你们称作的神界!”

薛玉堂笑了一下:“你想杀了我?”

老者从圆球旁边往薛玉堂跟前走了两步:“你太强大了,已经脱离了天道的掌控,这对于这个世界来讲是一个灾难,我不得不将你抹去!”

薛玉堂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上出现一个光球,老者脸色大变:“你......”

薛玉堂又攥上了拳头,手指上的光点便已经消失不见了:“从来都是一代新人换旧人,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作为天道来讲,你却失去了自己的原则,所谓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看似无情才是最大的有情,你对神族太过于偏爱了,如果没有你的庇护恐怕神族早就被仙族给灭了是吧?”

老者沉默了一下:“我刚刚诞生的时候是没有感情的,任何生命在我这里都是一样的!”

薛玉堂看了老者一眼,打断了他的话:“有一天你突然生出意识,于是你觉得这漫长的岁月实在是太无聊了,便有了想找人陪陪你的想法,但是遍寻这宇宙,却是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你。”

老者叹了一口气。

薛玉堂却是没有理会:“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样子,或者说是你心中的样子,塑造了一群人,你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让他们安享快乐,可是有一天你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你又给了他一样东西!”

老者抬头看了薛玉堂一眼:“我没在给他们什么东西啊!”

薛玉堂摇摇头:“不!你给了,你给了他们贪婪!这东西就像是种子一样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于是他们便开始征战,互相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打斗。由于他们太强大了,互相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于是他们便想到了另外一种可以战胜对方的方法,那就是做一群和他们一样的人,让他们去争斗,谁做的人赢了,谁就可以称王。”

老者静静的看着薛玉堂,似乎是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可是谁也没想到,原本他们只是想要做出一些玩物,这些玩物由于不是你亲手做的,他们自然没有神族那般强大,但是他们却是自己产生一个让所有神族都没想到的东西,那就智慧,有了智慧的人族,开始变得强大起来,甚至可以反抗神族,神族害怕了开始大量的屠杀人族,你觉得好玩,便又建起了人间界,把一部分人族偷偷的从神族偷了出来,放到人间界,这些神族并不知道!”

薛玉堂感觉这只手掌的强大,急忙一闪身一把抱住三个女人,快速逃离了手掌的范围。

手掌轰然落下把整个神界震得一阵颤抖。

神后抬头看着天空的手掌,立马同剩下的神界一同跪在地上,口中大叫一声:“多谢父亲相救!”

薛玉堂把三女拉在神后,抬头看着正缓缓抽去的手掌,眼睛变得更加阴冷,对着月无影和姚仙儿说道:“你们在这里保护好灵儿,我却会会这无耻的天道。”

三女尽管都有些担忧,不过都点了点头,她们无论到任何时候,对薛玉堂就是无条件的支持,现在虽说月无影和姚仙儿也成了仙人,但是相对于薛玉堂来说差距还有有点大,而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薛玉堂身后默默支持他。

薛玉堂点点头,在那只大手抽出去之后,旋涡还未完全消失的时候,从旋涡之中飞了出去,漆黑昏暗的宇宙中,一个老者,正坐在一个圆球跟前,正要把手再次伸进去,却是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猛然间回头一看,见薛玉堂正盯着他看。

老者先是一阵错愕,随即便冷静下来,脸上露出微笑:“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成长到如此地步,居然脱离了天道束缚,很好!”

薛玉堂却是一脸平静的走到了老者的身前,俯身看了一眼老者身前的大圆球:“这便是神界?”

老者点点头:“不错,这就是你们称作的神界!”

薛玉堂笑了一下:“你想杀了我?”

老者从圆球旁边往薛玉堂跟前走了两步:“你太强大了,已经脱离了天道的掌控,这对于这个世界来讲是一个灾难,我不得不将你抹去!”

薛玉堂伸出一根手指,手指上出现一个光球,老者脸色大变:“你......”

薛玉堂又攥上了拳头,手指上的光点便已经消失不见了:“从来都是一代新人换旧人,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作为天道来讲,你却失去了自己的原则,所谓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看似无情才是最大的有情,你对神族太过于偏爱了,如果没有你的庇护恐怕神族早就被仙族给灭了是吧?”

老者沉默了一下:“我刚刚诞生的时候是没有感情的,任何生命在我这里都是一样的!”

薛玉堂看了老者一眼,打断了他的话:“有一天你突然生出意识,于是你觉得这漫长的岁月实在是太无聊了,便有了想找人陪陪你的想法,但是遍寻这宇宙,却是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你。”

老者叹了一口气。

薛玉堂却是没有理会:“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样子,或者说是你心中的样子,塑造了一群人,你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让他们安享快乐,可是有一天你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你又给了他一样东西!”

老者抬头看了薛玉堂一眼:“我没在给他们什么东西啊!”

薛玉堂摇摇头:“不!你给了,你给了他们贪婪!这东西就像是种子一样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于是他们便开始征战,互相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打斗。由于他们太强大了,互相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于是他们便想到了另外一种可以战胜对方的方法,那就是做一群和他们一样的人,让他们去争斗,谁做的人赢了,谁就可以称王。”

老者静静的看着薛玉堂,似乎是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可是谁也没想到,原本他们只是想要做出一些玩物,这些玩物由于不是你亲手做的,他们自然没有神族那般强大,但是他们却是自己产生一个让所有神族都没想到的东西,那就智慧,有了智慧的人族,开始变得强大起来,甚至可以反抗神族,神族害怕了开始大量的屠杀人族,你觉得好玩,便又建起了人间界,把一部分人族偷偷的从神族偷了出来,放到人间界,这些神族并不知道!”

薛玉堂却是没有理会:“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样子,或者说是你心中的样子,塑造了一群人,你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让他们安享快乐,可是有一天你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你又给了他一样东西!”

老者抬头看了薛玉堂一眼:“我没在给他们什么东西啊!”

薛玉堂摇摇头:“不!你给了,你给了他们贪婪!这东西就像是种子一样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于是他们便开始征战,互相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打斗。由于他们太强大了,互相之间谁也奈何不了谁,于是他们便想到了另外一种可以战胜对方的方法,那就是做一群和他们一样的人,让他们去争斗,谁做的人赢了,谁就可以称王。”

老者静静的看着薛玉堂,似乎是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可是谁也没想到,原本他们只是想要做出一些玩物,这些玩物由于不是你亲手做的,他们自然没有神族那般强大,但是他们却是自己产生一个让所有神族都没想到的东西,那就智慧,有了智慧的人族,开始变得强大起来,甚至可以反抗神族,神族害怕了开始大量的屠杀人族,你觉得好玩,便又建起了人间界,把一部分人族偷偷的从神族偷了出来,放到人间界,这些神族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