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金仙人圣

薛玉堂从地下缓缓站了起来,用手擦了一下嘴边的血迹,这神王不愧为神王,其战力之强让薛玉堂都没有想到。

神王站在半空中俯视着薛玉堂,眉头却是皱了起来,薛玉堂的手段似曾相识,这让神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薛玉堂现在的实力还很弱,无论如何现在必须灭了他,今日若是被他逃脱,用不了多久对于神族来讲将会是一个灭顶之灾!

“你......我好像真的认识你!”姚仙儿的话让薛玉堂感觉燃起了希望。

“真的吗?仙儿你记得我了?”薛玉堂显得有些激动。

姚仙儿却是摇摇头:“我不记得你,但是我却感觉跟你很熟悉!”

薛玉堂听到姚仙儿的话,心中刚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不过既然很熟悉,那就是还有希望。

“仙儿,你记得梨县的薛家吗?”

姚仙儿脑子里拼命的想,但是却没想起来,摇摇头说道:“不记得!”

薛玉堂又说道:“那应该记得姚家吧,那可是你的娘家!”

姚仙儿依旧摇头:“我师父告诉我,说我是他从小捡来的没有任何亲人!”

姚仙儿这一句话,让薛玉堂万分痛苦,都是自己的错,当初自己就不应该扔下姚仙儿独自离开,现在自己才明白自己就是一个懦夫,就是一个混蛋,打着想要姚仙儿活下去的幌子,却是自己在逃跑,当初哪怕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该放开姚仙儿,岳凤城这个混蛋,居然把姚仙儿的记忆给清洗了,让她成了一个自认为的孤儿。

想到这里薛玉堂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看着姚仙儿痛苦的说道:“仙儿!你不是孤儿,你有家,你是梨县姚家的女儿,你是薛家的媳妇儿,仙儿你还记得城外那个破庙吗?你还记得跟我们一起到净灵院的王胖子吗?我们是夫妻,我们从梨县一起出来,到净灵院去修道!”

薛玉堂说道这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一个巴掌:“仙儿,我混蛋,我不该把你丢在人族试炼之地,我是懦夫,我把你给丢了!”

薛玉堂痛苦的跪倒在地:“仙儿,回来吧!我.......我们还一起去掏鸟窝,我们还一起去闯赌场!我们还一起回净灵院修炼,不......我们会梨县,我不修炼了,我就在梨县陪着你,我们生活在一起,生好多好多孩子,我在也不离开你了,求求你回来吧!”

姚仙儿见薛玉堂哭的撕心裂肺,心中感觉到一丝疼痛,我为何要心疼,难道他真的是我的丈夫,为何我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了,姚仙儿突然感觉头开始痛,薛玉堂说的话渐渐在她脑海里出现,只是每一件事都是十分模糊,但又感觉真实存在过!

“你真的是我的丈夫!”姚仙儿再次追问道。

薛莹在一旁说道:“仙儿,你还记得我吗?”

姚仙儿摇摇头:“我感觉你也很熟悉,但是想不起来了!”

薛莹笑了一下,柔声说道:“仙儿,你还记得我和玉堂当初在薛家被欺负,是你气冲冲的找到爷爷,用姚家威胁爷爷,才让我们的日子好过多了,你还记得玉堂大病刚好便被你吓的不敢回家,跑到王胖子的破庙里躲避,是你跑到破庙里把他抓回来的!”

姚仙儿听到薛莹的话让她感到很温暖,嘴角露出笑容。

“仙儿,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被管家的儿子欺负,薛玉堂把管家的儿子全身的骨头都打断了,要不是你玉堂就会被老爷子处罚!我们那里不允许女人修道,是薛玉堂胆子大,非要拉着你我一同修炼,我们还把你们两个的婚房给点了,你记得吗?”

姚仙儿脸上开始露出幸福的笑容,脑海中的那些人和事也渐渐清晰,只是没等她彻底想起来呢,便感觉头跟炸了一般疼痛,捂着脑袋大叫:“疼死我了!”

薛玉堂看到姚仙儿疼的如此模样,刚要前去查看,却是听到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一个黑影直奔姚仙儿,在没得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掌击在姚仙儿的后脖颈上,姚仙儿应声而倒,黑影一把接住姚仙儿,把她抱了起来。

薛玉堂急忙飞身而起,白玉色的手掌直奔黑影而去,黑影一手抱着姚仙儿,伸出一只手直接与薛玉堂对了一掌,薛玉堂被打的急退了几步!

月无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里可能很多人包括修者都不明白现在的危机到底有多大,几千年前的人神大战,在很多人心目中已经渐渐淡忘,可是当年的那场大战,人族正是最强盛的时候,各个大能层出不穷,现在虽然几千年过去了,可这人族不但没有丝毫进步,甚至因为混天图的原因,反倒造成了大大的退步,如果神界再次来到这里,整个人族根本不堪一击,很快便会沦陷,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神族将不会给人族再次翻身的机会,而作为修者必将成为被清理的对象,对于薛玉堂来讲,他的妻子、女儿、朋友,还有整个家族都是修者,必将会被屠杀干净,不管怎样薛玉堂都不可能置身事外,更何况他本身就身在其中,只是他现在的无力感太强了,自己第一次对境界有了如此迫切的希望。

“相公,人族的底蕴还是很深厚的,再说几个地仙也许就是碰巧了,也许没你想的那般危急!”月无影依旧在宽慰着薛玉堂,尽管这种宽慰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无影,你想啊!玉明之君和玉虚之君我们都见过了,虽然玉虚之君我们没见到他本人,可是想来也同玉明之君差不多,他们这般境界居然能够成为十大大圆满之境,可见很多隐世的高人根本就是多少年都不曾出现过,今日先是堂姐对我们说的那些话,然后我们又遇到了地仙的人物,这还不够说明问题吗?这就相当于地震之前,所有感知力强的动物都会四散逃跑一样,他们从隐世的地方出来,恐怕也是要商量着如何度过这场危机!就连堂姐现在也义无反顾的不肯离开,我们难道还有机会置身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