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神王发怒

神王看着薛玉堂,眼神开始变得不善起来,对于人族不同意自己意见,心中十分愤怒,在神王心目中,人族始终是低等族群,神族肯谈判,根本原因是人族出现了薛玉堂这样的一个人,要不然对于神王来讲,就是无情的碾压,直到打服你为止,甚至可以把整个人族清除。

不过薛玉堂却是不在意,他现在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人族的危机,甚至脑海中冒出一种想法,想要灭了神族。

尽管这个想法有些疯狂,不过自从这个想法出现以后,这种想法就像是扎根一样印在薛玉堂的脑子里挥之不去,薛玉堂冷笑一声,往前走了一步,做出一个攻击前的准备姿势,神王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薛玉堂居然有挑战自己的勇气,冷哼一声,神色变得更加不好了。

薛玉堂却是不在意,一闪身火焰灵猴从他身体里闪了出来,现在的火焰灵猴又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火红的长剑磕开姚仙儿的白玉长剑,持剑之人手腕一转,人随着长剑直奔姚仙儿而去。

姚仙儿一个翻身,落回原地,把长剑抵在身前,眯着眼睛看着来人,这人一身火红,头上用面巾遮盖,身材妖娆,眼睛余光看着薛玉堂,却是对自己十分警惕。

“你没事吧!”红衣女子问薛玉堂。

薛玉堂看着这身影,心中有一丝疑惑,这人的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却是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了,但是还是点点头说道:“多谢关心,我没事!”

姚仙儿开口说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善闯白玉楼禁地!”

薛玉堂往前走了一步:“仙儿你不认识我了吗?”

姚仙儿秀眉倒竖,喝道:“大胆登徒子,居然敢如此称呼本姑娘,看我今日不教训你!”

姚仙儿话音未落,人以飞身而起,白玉长剑直接递出,带着流光只扑薛玉堂,薛玉堂整个人站在原地没有一丝反应,就这么看着姚仙儿的长剑奔着自己而来。

正当这长剑又到了薛玉堂身前,姚仙儿已经十分防范这红衣女子,可是却是见到这红衣女子纹丝未动,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将要刺中薛玉堂,这让姚仙儿心中升起一丝警惕,出剑并未用全力,却是没想到突然从傍边传来一声暴喝:“住手”。

紧接而来便是一道金光直奔自己胸前,姚仙儿长剑一摆挡住金光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凝神一看,却是一个异常漂亮的姑娘,正杏眼圆睁怒气冲冲的看着她。

姚仙儿感觉这人非常熟悉,忍不住问道:“你又是谁?”

来的这人正是月无影,本来她也在包间里等着薛玉堂,以为薛玉堂只是探探路,却是没想到刚出来便见到有人要杀薛玉堂,而薛玉堂却是如同傻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月无影慌乱之中还以为薛玉堂中了什么技法,想也未想便出手来救薛玉堂,直到看清刺向薛玉堂的人是姚仙儿,这才明白薛玉堂为何傻掉。

月无影看了看薛玉堂又看了看姚仙儿,回头对薛玉堂说:“相公......就算是你遇到仙儿姐也不能不要命啊!”

姚仙儿听到月无影提到她的名字,眉头一皱:“你认识我!”

月无影点点头又摇摇头:“听说过,却是从未见过!”

姚仙儿奇怪道:“听说过我,你从那里听说过我?”

月无影一直薛玉堂:“从我相公这里听说的!”

姚仙儿又转头看着薛玉堂问道:“登徒子,你可是认识我?”

薛玉堂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仙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姚仙儿上下打量了薛玉堂半天:“我应该记得你吗?”

没等薛玉堂说话,他旁边这红衣女子却是开口说道:“你是他妻子,你说你应不应该记得他!”

薛玉堂听到这声音大叫道:“堂姐......”

薛莹转过头来,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薛玉堂,眼睛里储满了泪水,口中缓缓说道:“玉堂......这些年你可是还好?”

薛玉堂点点头说道:“我挺好的!堂姐,你一切可是还好?”

薛莹点点头说道:“我也还好!”

二人一时间反倒是没什么话可说了,静静的对着站着,姚仙儿反倒是在一旁说道:“他......就这登徒子怎么可能是我相公,再说我有未婚夫!”

薛玉堂听到姚仙儿的话语,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反倒是薛莹猛然回头看着姚仙儿:“仙儿,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何失忆,但是你看看眼前这个男人,他为了你都经历了什么!”

姚仙儿一指月无影:“这个不是他妻子吗?他有妻子为何还要说我是他妻子,他不是登徒子是什么?”

姚仙儿这一句话,让月无影显得有些尴尬,薛莹瞪了一眼薛玉堂,但是却是没在这上面计较:“仙儿,我不能说你的对错,也不想为玉堂开脱,可是你确实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姚仙儿愣了一下,又再次看向薛玉堂,过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我不信!”

薛莹还要再说话,薛玉堂却是伸手阻止了薛莹,他是看出来这姚仙儿确实是失忆了,不用想薛玉堂也知道这是岳凤城搞的鬼!

“仙儿,不管你是不是失忆,我在这里先向你道个歉,毕竟当初离开你之后,我确实又娶了几个妻子,但是在我心目中你的地位一直没变,我这些年一直在努力,就是想着有一天能够到混天图去找你,现在看到你过的很好,我很欣慰,我希望你能回来回到我身边!”

姚仙儿听着薛玉堂的话,眼神开始变得迷离,他们之间的感情与别人又有所不同,当初薛玉堂身患重病差点死了,是姚仙儿一直在他身边照顾,当初被岳凤城逼着离开,这是薛玉堂心中的一根刺,也是姚仙儿心中的一个破绽,先在薛玉堂就站在姚仙儿身边,虽然姚仙儿记不起薛玉堂是谁,可是她却对薛玉堂提不起太大的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