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突破帝阶

翌日。

静坐院落内,杨逍双手捧着白色丹丸,心中无比平静,每一缕气韵皆是在他脉络中流淌,一步一步化作自身的斗气。

作为云梦泽最后的一缕气韵,那也是非同一般的,就连之前的霸道灵丹也未必有如此强大的功效,并且杨逍在一日之内吸收不少,实力虽说有提升,但他清楚,即便吸收完整个丹丸自己的实力顶多也只能提升到帝阶,若是无法突破圣阶,只怕胜算依旧十分渺茫。

更别说圣阶还要修习到圣尊的地步,那就显得有些遥远了。

他平静的看着这颗丹丸,忽然想起了在紫阳学院的那段日子,那时的日子很平静,有人愿意跟他打交道,敬畏他,大家和和睦睦,偶尔有些小矛盾那也挺好的。

然而来到人界这么长时间,他逐渐发现自己原来是在逃避。

他一直在逃避。

他逃避母亲的死亡,逃避妖族的内斗,逃避自己的身份。

甚至,他厌恶自己的身份。

杨逍缓缓抬起头,双眸轻轻的闭上,深吸一口气放松着全身,平静的吐息道:

“我不想再逃了,既然早已死过一次,又怎么怕再死一次?”

说到这,杨逍略显自嘲的笑了笑。

他心中定下来,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下来,他从储物袋中取出自传承之地后再也没用过的青色剑锋,轻抚着剑柄。

“娘,你期待的场面,逍儿未必能带给你,不过,逍儿也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他静静说道。

说完,他闭上了眼,浑身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白色涟漪。

手中的白色丹丸在这一刻爆发出无比庞大的气韵在他身体四周环绕,这种恐怖的气韵不仅仅是人所感觉出的,甚至就连一些杨家的弟子都能亲眼看见,这般浓郁的气韵就像是在饥饿数日后所见到的鱼肉,让人想要冲上去大快朵颐。

但他们很清楚,那边的院落内,住着一个他们绝对惹不起的存在。

杨逍逐渐进入修炼状态,他自身仿佛进入了一个忘我的境界,周围的气韵、能量,疯狂的朝他体内注入,一开始是他的院落沉浸下来,紧接着是整个杨家气氛变得很压抑,最后甚至整个霜雪城都变得极为压抑,仿佛没一丝光的能量、风的能量,甚至自然界中所存在的都被其吸走,这种场面十分诡异。

时光如梭。

杨逍坐在院落中一转眼,白昼黑夜仿佛只在一瞬之间。

随着又一天的朝阳升起,杨逍缓缓送了口气,他眼中猛地激射出一道紫金色的耀光,瞬间在他头顶之上逐渐扩大出一阵恐怖的炽光一闪而过。

这道光,就像是昙花一现的明光,却像是黑夜中唯一的一束火光,照耀在所有人视野中。

无数人心中都有个震撼的声音在回荡。

杨逍,实力又提升了!

“这实力提升的也太快了吧?他才多大的年纪?”有人说道。

“不,你不应说他实力提升的太快,而是到了这般地步,竟然还能提升实力!”秦弈剑内心震撼到了极致。

杨逍的实力已经非常不俗,放眼整个天荒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更别说知道其身份乃是第一妖主后,更是屁都不敢放大一个。

到了近乎于顶尖的实力地步,竟然还能提升实力,难不成他没有极限的吗?

不过一会想到杨逍所说的三日期限,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明天杨逍便要履行诺言,这让他们都很紧张。

“你们在这里等我会儿,我去见见杨公子。”秦弈剑头也不回的说道。

……

院落内,杨逍站起身来,望着天。

他从未有过觉得自己状态有达到过如此巅峰的时候,仿佛身体内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甚至他感觉自斗气突破至帝阶之后,仿佛天空都可以撕破一张口子。

若是他这样的状态都未必是魔尊的对手,那岂不是说魔尊的全盛状态,可以直接撕天破地的本领?

亦或是说……可以直接毁灭一颗行星?

“对方,真的有这么强吗?”杨逍不经意的看着自己右手。

他忽然有种感觉。

魔尊似乎说的并无道理,他自从寻遍天下没有对手之后,似乎早已忘了原本刻在骨子里的战意,他已经有近三四年时间里,没有过任何对手,甚至他都不知道势均力敌的对手究竟会是怎样。

他,或许真的渴望一个对手。

“难道,我是期待明天的战斗?”杨逍眯了眯眼。

这时,院落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杨逍收起了心思,看向来者,正是秦弈剑。

“杨公子,你…你突破了?”秦弈剑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杨逍回应。

“我的天啊……如此一来,那明天岂不是稳操胜券了?”秦弈剑有些激动。

然而杨逍却摇头,淡淡说道:

“我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是对手?

这怎么可能?!

秦弈剑不可思议的看向杨逍,他很想质问,但却没这个胆子,更别说他并不觉得杨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

难不成胜算真的很低?

“有……几成胜算?”秦弈剑问。

“不到三成。”杨逍大概估算了下。

三成?

听到这个答案,秦弈剑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震撼无比。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还是杨逍往好的方面说,毕竟当时魔尊一出现,光是威压就已经完全碾压了他,也就是说以当时的杨逍在实力方面,可以说根本不是魔尊的对手。这才过去两天时间,自己虽然突破到了帝阶,但胜算不可能会有太高。

除非自己突破至圣阶。

只可惜,那是天方夜谭,没有人能在最后一天的时间突破至圣阶,除非这天地间所有气韵给他汇集在一点上,但,他也清楚,这本就是天方夜谭。

“你们打破我的结界了?”杨逍轻轻问道。

“我们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破解。”秦弈剑苦笑道。

“那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魔尊的实力,远非你们想象中的简单。”杨逍平静道。

“为什么?不是杨公子你让我搬援兵的?”秦弈剑问道。

“此一时非彼一时。”杨逍道。

“不行,就算不能助你战斗,我们也必须镇守霜雪城,毕竟霜雪城是星月国的底线,而我们是星月国的人!”秦弈剑铮铮铁骨的说道。

杨逍看着他没有回答。

没有拒绝,也没有否定。在他看来,他们这样的举措并没错,也就随他们吧。

哒哒哒——

突然,院落外再次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名杨家的侍女急忙跑来说道:“公子,外面有个男子说认识你,让我赶紧前来通报。”

“哦?是谁。”杨逍想不到会有谁在这个时候找他。

“他说他叫张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