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不会退缩

待魔尊离去之后,杨逍握着剑锋凌驾于空中,迟迟不能平静。

当他清醒过来,落到这片早已塌陷的土地时,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握着石剑的手,竟然在不停的颤抖。

是害怕吗?

还是他确实消耗过大,已经连举剑的力气都有些吃力了。

他眼眸中的紫色息炎缓缓散去,当松下一口气时,直接倒在了松软的地面,仰望着被恐怖的气息冲破的青天,不知道思考什么。

他来了。

魔尊真的降临天荒界了,他万般没有想到,这个时间居然来的这么快,甚至自己的斗气还没能达到圣阶,明明只要再给他一年多的时间。

只是,时间永远不会等人。

回到霜雪城,杨逍身上的伤势很浅,但有着无数人翘首以盼,以及被找来的无数援兵。

“杨公子!”

这时,秦弈剑有些激动的看见回来的杨逍,很是高兴的凑上前去。

杨逍看了他一眼,默默地点头,朝着杨府内走去。

众人看着情绪如此低落的杨逍,一时间不少人都很纳闷,尤其是秦弈剑,他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或许叫来的援兵并不知道杨逍的真实身份,但他们却非常清楚,杨逍可是扬名四海的第一妖主,斩杀无数顶尖强者的存在,此时回来情绪却如此低落,这毫无道理才是。

“杨公子,你怎么了?”秦弈剑连忙凑了上去。

“没事,我休息会儿。”杨逍道。

“……”秦弈剑哑然。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杨逍如此低落的情绪,往日来看,杨逍眼眸中永远都充满了自信和坚定,而这一次,他看到的却是深邃,仿佛一个无底洞。

杨逍停顿了一下,微微转过头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待会儿给我些治疗的丹药吧。”

“是!”秦弈剑急忙点头。

……

小院内。

这处偏僻而又低矮的小院,是杨逍一开始来的住处,他也就这样住了下去。坐在草坪上,杨逍从怀里取出已经奄奄一息的云梦泽,它已经半透明化了。

没有云梦泽幻境当做封印结界,饶是最后的灵,也会消失殆尽。

“杨逍……”

云梦泽躺在他的手掌心里,艰难的开口。

杨逍没有说话,这声音很微弱,他想静静听听云梦泽在这最后,想说些什么。

“杨逍,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活下去,现在只有给你更多的时间突破至极致,否则……根本不会是那魔尊的对手。”云梦泽艰难的述说。

“……”杨逍依旧这样看着云梦泽。

“不管死多少人,只要你活着,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只要你活着,天荒界或许还能反败为胜,在此之前绝对不能和那魔尊打,你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强。”云梦泽道。

杨逍坐在草坪上,听着这细微的声音。

他没有一次不在猜测魔尊的强大,光是魔使就有那样的实力,魔尊有多恐怕他也能想象到,即便是现在的杨逍,他也清楚自己和魔尊之间,依旧有不小的差距。

可,真的要逃避?

或许一开始,他就有了决定。

“为了这渺茫的希望,真的值得吗?”杨逍轻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云梦泽艰难的爬起。

“或许给了我更多的时间,我确实能突破到更强的境界,但那个时候,魔族又能扩张多少地盘,魔使又会有多少?妖族、人族都将陷入绝境,即便最后我真的赢了,那还是原来的世界吗?”杨逍坐在草坪上说道。

“曾经的世界将我抛弃,在这里我体会到了曾经没有的感受,如果我又抛弃了这一切,那和我最讨厌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我不会退缩的,况且,失败?我真的不知道。”

他最后笑了,看着难得的天空,一切都是那么安静、美好,如果离开妖界之后,一切都很顺利,或许他最后会把这里当做家,无忧无虑的在这娶妻生子,教自己的孩子剑术,陪伴生命中的另一半,直至钟老。

云梦泽看着杨逍,无奈的摇头。

它知道,杨逍早就有了决断,它只是想在最后劝阻杨逍,只是对方的执念,他无法反驳。

千年前又何曾不是那样?

无数强者为了守护整个天荒界,宁愿牺牲所有前线的强者,为的不就是子孙后代这千年来的万家灯火吗?

千年前如此,千年后亦是如此。

“看来,没人能逃过这个循环啊。”云梦泽叹气,它抬起头看向杨逍。

“杨逍,我最后也没能留给你什么,云梦泽幻境作为修炼顶级宝地,我能给你的,只剩最后的一丝气韵,希望能帮到你。”

说完,云梦泽半透明的身躯,开始渐渐消散,化作一缕闪耀着白色粉末的尘埃,在他的手心中慢慢散去。

最后,仅仅只留下了一颗纯白色的丹丸。

杨逍看着这枚丹丸,他心中不知所味。

这时,秦弈剑带着无数人赶来,手里拿着几瓶上好的丹药匆匆赶来。

“杨公子,丹药送来了。”秦弈剑匆忙说道。

“谢了。”

杨逍点头,缓缓起身道:“不过,现在已经用不上了。

“啊?”秦弈剑不太懂。

不过身后的几名实力不错的人却开口了。

“听说,这次就是你组织反抗魔族的?”一名强者说道。

“嗯。”杨逍淡淡点头。

“也就是说,你是在跟传说中的那些怪物对决咯?”那位强者淡淡一笑,随即打量了一番杨逍,又补充一句:“不是我吹啊,就连这位杨公子都能对付魔族那些宵小,看来魔族也没什么能耐嘛,秦将军似乎把问题考虑的太严重了。”

话说到此处,所有人也觉得言之有理,唯独秦弈剑连忙摆手示意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而此时,杨逍侧过头稍微看了那人一眼,随即两指轻轻一动,一道法决无形的施展而开。

刹那间,这处小院里的所有藤蔓瞬间覆盖所有人群,就像是巨蟒一般缠绕在所有强者身上,硬如坚石,饶是这些圣阶强者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直接被困死在了遮天蔽日的藤蔓当中。

“杨公子,还请手下留情,他只是说说而已!”秦弈剑急忙求饶。

这时,杨逍才平淡地说道:

“这,只是最基础的招式,如果连这都无法解围,劝你们还是各自打道回府吧。”

说完,杨逍缓缓走进了小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