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魔尊降临

只见杨逍虚空一握,空间内的剑锋在此刻激荡出无数剑鸣之音,无数剑芒在这黑暗的空间中闪耀出恐怖的剑芒,每一剑呼啸在这片天地中,仿佛虚空中都被拉出一道又一道的音爆!

无数剑影和残像,在这一刻遍布在视野中的竟全是飞剑。

噗噗噗!!

两名魔使在这一刻脸色巨变,看着杨逍妖异的双眸中带着无形的压迫感,下一刻,无数的剑芒顷刻间将他们二人全部席卷在剑意旋涡之中。

这一刻。

就连他们这片大地都轰鸣出一道金色神龙般的剑意,由地底直冲升天!就连他们方才正在呼啸风雨的乌云,在这一刻也被这一抹剑气破开一个空洞,天色的光芒洒在大地上。

饶是两名魔使竭尽全力抵抗,此时身上也被破开了无数伤口,黑色的血液沾满全身。

杨逍缓缓立于上空,宛若神明一般拂晓众生。

然而下方早已狼狈不堪的魔使,在这一刻却笑出声来。

“原来是杨凌的绝学,我就说为什么那么熟悉,如今从你这施展出来,还真有几分你父亲的模样,难怪仅仅二十年就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女魔使拍手称绝。

“只可惜,你没有第一时间抹杀我们。”

说完,只见两名魔使瞬间幻化出无数黑影,一分二,二分四,延绵不绝、无穷无尽。见到这一幕,杨逍突然想到叶青的招数,似乎与这有所相连。

而此时,追漫天镜像般存在的女魔使,在这一刻手中解释幻化出无数魔力暗黑能量球,刹那间十丈之内近乎被无数暗黑能量球说包裹其中,甚至杨逍能够察觉出,这些能量球每一个都是实打实的带有威胁性,比之叶青那时不知强了几百倍!

“尽管来吧!”

杨逍举起剑锋,手中斗气与妖力再次爆发,就连他头顶刚聚拢的云彩,瞬间吹散。

只见杨逍挥出石剑横空一斩,这漫天的暗黑能量球还未聚集的瞬间,他剑芒以一种摧枯拉朽的锋芒,将所有能量全部抽空,并且剑锋之中散发着紫色火焰,刹那间,就连整个空间都被紫炎所吞噬殆尽。

杨逍这一剑效果不差,但面对这无尽繁衍的身形,就如同细胞分裂似的,他挥舞着剑锋的同时,左手指尖之上,更是凝聚出一柄淡淡的紫色半透明光剑,蓄势待发。

“杨逍,就让你来尝尝,我当初为杨凌准备的招数吧!”

面对已经走投无路的杨逍,女魔使心中大喜。

无数个她凝聚出无数暗黑能量球,在这一刻近乎以灭绝天地的气势,抽空天地的能量,下一刻化作无数劲爆之音,轰然在这片天地震撼炸开!

而在这包围圈中的杨逍,此时单立一剑,下一刻无数恐怖的音爆加上那近乎毁灭一切的黑光,瞬间将其吞噬殆尽。任由无数恐怖的爆炸将这片区域吞噬,无数山石在这一刻全部垮塌,就连地壳都塌陷近三米,天空似乎都被打破出青色的天幕,甚至连两名魔使也同样被包裹在其中。

即便到最后,这威力波及到他们二人时,也没有一丝遗憾。

力量是他们所追寻的一切,以他们的实力能够击败魔尊视为的对手,那他们这一生就算是死,那也无憾了。

魔族便是如此,饶是最后那束毁灭天地的黑光侵蚀他们身上所有一切事物时,他们无怨无悔。

然而下一刻,黑光笼罩大地才刚有五秒之余时,下一刻迅速收拢,并且一束黑影瞬间抵达此地,黑光近乎一秒之间立刻消散。

留下的两名魔使气息微弱的倒在地上,立于他们身前的是一名身披黑羽,浑身散发出无穷无尽暴戾之气的男人。

这个男人缓慢的扭了扭脖子,猩红的双眼闪烁着幽暗气息,苍白的脸颊却拥有着极度严肃的面庞,他看着站立于前方,挥动闪烁着紫色剑意的杨逍。

“尊……尊王大人。”

靠在身后的两名魔使脸上第一次浮现出恐惧,望着那近乎严肃到极致的男人,连忙跪倒在地。

男人目光微微一斜,冷哼道:“我不是说过,在我出来之前不许你们接触我的对手?”

“尊王大人,我们是怕杨逍不适合做您的对手,到时候怕坏了您的雅兴……”女魔使连忙解释道。

“哼!”魔尊冷哼一声。

下一秒,跪在地上的魔使瞬间由体内爆散出一堆黑色的羽翼,由脚至头,立刻化作黑色羽毛散落在地上,甚至连惨叫声都未能发出。

杨逍见状,饶是他都不由得死死的握着石剑。

他第一次感到了紧张。

或许这是他从修习至巅峰起,第一次遇到这么强劲的对手,魔族至尊,果然比传言中的更加可怕!

随后魔尊目光落在杨逍身上,他稍微抬起了头,淡淡说道:“你就是杨逍吧,我可是很期待和你打一场呢。”

“你就是魔尊?为何你这么快就能出来了?”杨逍紧紧握住剑柄。

“哦?难道是想说,云梦泽这家伙给了你虚假的消息?”魔尊淡淡一笑。

他笑的很自信,随后他轻易的将一只手指般大小的白色精灵丢了出来。

“它就是云梦泽,你甚至还可以和它叙叙旧。”魔尊凌立与空中,傲慢的说道。

杨逍接住扔过来的白色精灵,他没见过云梦泽,但那天的事情一切都历历在目。

云梦泽告诉他魔尊将在两年后现世,可现在连一年都还未曾过去啊!

“杨逍,快走,现在的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这是新的魔尊,比上一个魔尊实力还要强大,他强行破开了封印,只怕整个天荒界恐怕没人是他的对手。”云梦泽气息微弱的说道。

“新的魔尊?”杨逍喃喃道。

能强行破开魔界封印,这位新魔尊,究竟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即便云梦泽说他打不过,但他依旧不相信,就算是要逃,他又能逃到哪里去?若是这新的魔尊真有那么强,他又能逃几天,还是一个月?

逃,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只有战,才有一线生机!

“你的眼神,我很欣赏,为了与你一战我实在等不了那么久了,在魔界我枯燥了太久太久,我非常渴望一个值得我动手的人。”

“只有你,让我感到一丝战斗的渴望。”魔尊双手环抱于胸,傲视天下般凌驾于九天。

杨逍深吸一口气,双手紧了紧剑柄,淡淡道:“那就来?”

听闻这般话,魔尊笑着摇了摇头。

“我从不落井下石,你现在的状态,恐怕也就全盛时期的一半实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等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还在这里,我期待你和我的战斗。”魔尊抱着手,嘴角露出渴望战斗的笑容。

“什么?”杨逍不可思议。

“呵呵,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的对手,我相信你也很期待一个对手。”魔尊笑道。

说完,他转身化作无数的乌鸦,在这一刻消散在杨逍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