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什么招数

轰隆!”

两人宛如毒蝎般的黑色气劲呼啸而来,杨逍侧身一步踏出,凌驾于空中微微往身后一望,那仅存的哨塔,此时也缓缓出现平滑的列横,最终轰然垮塌。

这只是起手而已,只见杨逍提剑将上,整个人如同利剑般呼啸而出,在这废墟当中摧枯拉朽般,将脚下所有尸体碎屑一扫耳光,至脚底冲向手指已被斩断的魔使,刹那间掀起一阵无形的剑气骇浪!

这恐怖的剑气以杨逍自身为原点,如同台风眼一般,将站在他四周的三名魔使统统搅入剑气当中,宛若猛龙呼啸,百米距离当中只感到空间中无数剑气近乎要将在此范围内的所有人,全部绞杀殆尽!

哗啦!

只听一声巨响,就连下方独剩的铁墙,此时也化为靡粉,相对这片空间中其他存在,所有存在都将被抹灭一般。

“杨逍,你果然有些与众不同!”

没等下面狼狈的魔使受伤,另外两名魔使凌驾于杨逍身边。这剑气对他们而言伤害可谓不大,但越是强大的人,越是清楚这些招式的难度。

二人大笑,双手瞬间绽放出数道曲折的黑色魔气,从地底轰然迸发出数道黑色的藤蔓,迅速伸入杨逍后方,逐渐形成一个蛹壳包围起来,并且藤蔓所沾上魔气的地方,瞬间变成了一堆残叶枯骨。

嘭!!

还没等那藤蔓成蛹片刻,瞬间被一股蛮狠的气息崩开。

杨逍踩在飞剑上,缓缓收回掌心,眼中暴涨紫色妖力,与他手中淡蓝色的斗气相辅相成,爆发出璀璨的神芒照耀着大地!

“再不说,你们下场犹如地上那具尸体。”杨逍目光散发出无比妖异的光泽。

说完,原本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断指魔使,此刻在杨逍一声令下,顷刻万剑破肚,无数柄小剑从他脑袋、腹部甚至腿和手骨中爆出,甚至都开始溢出了黑色的血液,死的不能再死。

“哈哈哈哈!”

未曾想的是,站在杨逍面前的二人非但不慌,甚至大笑起来。

相比先前的冷漠,他们眼中更多的是渴望和嗜战的味道,就连杨逍都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种眼神……和他曾经渴望力量的眼神,是那么的相似。

“杨逍啊杨逍,看来你是真的不懂我们魔族,我们魔族一直都是实力为尊,他打不过你,说明他本事没练到家,这才被你轻易斩杀。我可没有你们那些同情心,只有一往无前的杀戮,才能带给我们更强大的力量,而你,非常适合做我们魔族的磨刀石。”那女性魔族一副癫狂的表情,双眸近乎有些失真的笑道。

反观另一名身材矮小的魔使,皆是一脸冷漠,默认这般言论。

“无可救药。”杨逍目放寒光。

“来吧,快让我享受战斗的喜悦吧!你的力量,实在太令我着迷了!哈哈哈!”

说完,二人瞬间划破虚空,整个人点缀在空间任何一缕气息中,划破空气发出撕拉的声音,仅仅只有五秒,三人瞬间在这片空间交手出无数的火光。

嗡嗡!!!

无数气浪交杂在一起,魔气、斗气、妖力全部在这一刻疯狂爆发而出,天地都为之变色,从力量的引动当中形成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气团,刹那间整个大地都为之颤抖。片刻过后,那能量气团在三人之间越演越烈,轰然爆开的瞬间,就连四周的山体都为之动摇,无数山峰垮塌,就连紧连着的山脉都为之动摇,仿佛大地都被这股恐怖的能量生生撕开了一条裂口。

“变!”

即便是杨逍也未能挡住这恐怖的能量,倒飞出去的时刻他连忙施展法决,银色的飞剑瞬间形成浮空圆盘拖住他的升起,更为灵活的凌驾于空。

只见那爆发过后的滚滚浓烟之中,一道黑色劲力爆射而出,杨逍持剑一挡,饶是他的石剑上都留下一道白色的痕迹。

不光如此,另外一名矮小的魔使也从另一侧猛攻而来。

他似乎本就没有情感,在这灰埃的空气中凝聚起半透明的黑色气团,在这一刻与空间相交合,下一秒砸在杨逍的石剑之上。

一剑一拳,轰然交接。

轰隆隆!!!

空间再次破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仿佛天都要被死开裂口似的,两者恐怖的交锋,瞬间滚出浓烟当中。待浓烟散去,杨逍依旧凌驾于空中,脚底的圆盘逐渐闪耀出金光,发出嗡嗡声。

此时,两者皆是一上一下对峙着杨逍,而杨逍也惊呼不可思议。

光是魔使就有这样的战斗力,那魔尊无疑实力超群的了。他了解,魔族向来都是以实力为尊,作为所有魔使都尊敬的王,那又是怎样的夸张?

若不是自己一开始先行出手,岂不是现在还不能击杀一人?

“这些魔使招式也有些古怪。”杨逍皱了皱眉。

刚才两番进攻,他几乎都没怎么留手,按照斩杀第一名魔使的手段,以他的攻势不说能击杀,至少也能断其一臂,然而这二人却仅仅只是被消耗了不少,真正的伤势并未命中。

回想起第一次遇见带走影的黑衣人时,能悄然突破自己布下的结界,从他眼前溜走,难不成是同一种手段?

“看来,你们魔族确实有几分手段,若非是我,别说魔尊现世,光是你们这十三魔使恐怕都可以攻占这天荒界了。”杨逍轻叹道。

“呵呵,你也挺出乎我们意料的,看来尊王注意到你,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女魔使笑道。

“能让魔尊惦记,杨某可真是幸运啊。”杨逍轻笑一声。

说完,杨逍渐渐抬起石剑。

剑锋横扬!

刹那间,这片已经被大战席卷得如同混沌天地的空间,此刻流窜出一道道紫色的气流,逐渐朝他石剑剑锋中浮现出来,最后凝聚于空间汇聚成一柄又一柄的剑锋,每一把剑锋都充斥着无比强大的剑意。

恐怖的剑意、凌驾于九霄之上的气威,在这一刻就连天空都发出轰隆隆的咆哮,雨滴迅速落下,仿佛要洗涤这片混沌的尘埃。

却见杨逍身后的无数飞剑,在这一刻被雨水浸透的发亮,在他目光缓缓抬起的瞬间,就连雨滴落在他身边,瞬间都会被无形的剑意瞬间燃尽。

“这…这是什么招数?”女魔使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但她又感觉十分的熟悉,他可以感觉到,这招式她绝对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只见那个少年浑身散发出滔天的战意,手中石剑轰然绽放出三尺紫炎,饶是倾盆大雨,也沾湿不了他一丝衣角。

“用这一招来杀你们,似乎再好不过了。”他缓缓说道。

八品武技。

剑影惊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