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战劫将起 第二十三章 宇界对决

秦墨战力超绝而狼君野则是打不死的小强,两人就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互相搏杀,但是很明显局势是对秦墨不利的,狼君野只要抓住机会给秦墨造成重创就能够稳操胜券。

秦墨有夺天诀提供源源不断的天地精气,连番施展**劲一连数十道剑气从四面八方向狼君野冲去。

凭借逆天剑之威数十道剑气每一道都可斩灭五阶高手,狼君野似乎有些顾忌没有硬抗不断闪避,但是最终还是有五六道剑气撞在了他的身上,但是依然如上次那般剑气很快就被他身上散发出的黑色雾气消解。

狼君野冷笑道:“哼!在我的绝对防御面前,你的任何攻击都是无效的。”

秦墨同样冷冷的道:“对你无效的话你刚才为何躲避。”

狼君野先是神情一滞随后开口道:“遇到攻击就闪躲是每个人无法改变的习惯。”

秦墨嘿嘿一笑道:“那我倒要看看我的逆天剑到底能不能敲碎你的龟壳。”

秦墨不甘心再次出手,将身法展现到极致境界化成道道虚影,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逆天剑杀气如同沸腾了一般在长剑上跳动,秦墨每变换一个位置就会劈出一道剑气,每一道剑气经过**劲的加成之后就会变成六道剑气。

当秦墨停下来的时候空中足有上百道剑气相互交错如同一张绚烂的光网一般铺天盖地的向狼君野笼罩而去。

狼君野眼中畏惧之色一闪而逝但是还是被秦墨捕捉到了。

狼君野催动功法,在秦墨的剑气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之时他的身上就蒸腾出大片的黑雾将他整个人完全笼罩在内,此时他整个人就如同一个黑色的大茧一般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

数百道剑气携带者千钧之势直逼狼君野,剑光流转几乎瞬间同时冲进了黑色巨茧当中,黑色的巨茧一阵剧烈的翻腾,黑色的雾气剧烈的抖动。

秦墨知道真正动手的机会来了。

他手持逆天剑将海量的天地精气注入到右臂当中直到他感觉右臂快要炸开的时候猛地将手中的逆天剑向黑茧甩了过去。

逆天剑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刺入了黑茧之中,但是当剑身的一半冲进了黑茧当中后就再难寸进,插在黑茧当中剧烈的震颤发出阵阵轻鸣,黑茧中的黑雾同样是剧烈的跳动。

秦墨如离弦之箭、身形电转一掌向黑茧拍去,就在秦墨距离黑茧不到一丈的距离之时突然“嗖”的一声逆天剑从黑茧中倒射而出秦墨一个侧身避开了逆天剑,去势不减一掌打入了方才逆天剑所插入的位置,紧接着他的整条手臂瞬间就没入了黑茧当中。

秦墨感觉手臂上顿时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就像是数百斤的巨石在上面碾轧一般,但是他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喜色,他的手已经触碰到了黑茧之中的狼君野。

随即秦墨大喝一声:“夺天诀。”

一股磅礴的生命之能从狼君野的体内沿着秦墨的手臂流出经过秦墨的全身之后最终流入秦墨的左眼。

秦墨打算放手一搏,墨甲防御力惊人将手探入其中随时有可能会崩碎,甚至有可能直接丧命。

但是如果能够奏效的话狼君野最起码也会战力大减,再想给他重创就容易多了。

黑茧上的黑雾不断的增多加厚,片刻秦墨就整个人都没入黑茧当中眼前也随之一片漆黑。

来自黑雾的巨大的撕扯力让秦墨骨骼劈啪作响,秦墨咬着牙强忍着身上的痛楚,催动体内的夺天诀加快运转,流入他体内的生命之力也随之不断增多。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黑雾当中的压力已经攀升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程度,秦墨已经被压断了两根肋骨脸都被强大的压力挤的有点变形了。

这时黑雾当中传出了狼君野撕心裂肺的喊叫:“你让我动了真怒,去死吧。”

突然,秦墨感觉到身体所受的压力骤然消失,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另外一片空间当中。

放眼望去这片空间足有数百丈方圆,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到处都是绿色的植被和各种奇花异草,草丛当中还时不时有充满灵性的小动物在里面穿来穿去。

稍远一些的地方还生长有大树,鸟儿在枝头欢快的鸣叫到处都透发着一种和谐的氛围。

此时狼君野正站在距离秦墨一丈左右的地方,脸色有些惨白气息也有些不均匀,但是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的自信和轻松。

狼君野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竟然逼得我展开宇界,嘿嘿,不过现在逆天剑还留在外面的空间当中,你对我来说就像是关在笼子里的野兽,已经没有任何游戏价值了,在这片宇界中我就是绝对的主宰,今日我便要将你和你的宇界一同炼化用来扩充这片宇界。”

秦墨突然咳出一大口血,墨甲给他造成的创伤实在太严重中了。

秦墨用衣袖擦去嘴上的血迹,脸上挂着一丝惨白的笑容道:“弹丸之地也敢在我面前显摆,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宇界。”

说完秦墨将意念集中到左眼,狼君野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进入了另外一片空间,他再也无法与他自己的宇界产生任何联系。

狼君野环顾四周,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远处还有一座古城巍峨壮观。这一切都让他感觉不可思议,这片空间虽然没有他的宇界那般充满生机,但他却被深深震撼了,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宇界,几乎可以算得上一个大世界了。

狼君野眼中充满了怀疑的神色,低声自语:“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个四阶修士绝对不可能修炼出这样宽广的宇界,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

狼君野像发了疯一般在草地上狂奔向着远方的地下城冲去,他如此年纪就修炼到了五阶境界而且还修炼出了六阶高手都没有资格修炼的宇界,看到秦墨的宇界让他心中升起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他要去证明前方的地下城是假的、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秦墨并没有急着将狼君野杀掉,在这片宇界当中他是绝对的主宰,他不怕狼君野逃走。

秦墨盘坐在地上打坐修炼恢复着体内的伤势。

秦墨体内的真气还没有运行完一个周天突然不远处“砰”地一声炸响,秦墨急忙起身,远处的狼君野全身连同他附近的一片草地突然炸裂化为粉尘缓缓飘散。

一团黑色的雾气从狼君野的身体中冲出,快速向远处冲腾而去,秦墨还没搞明白狼君野突然炸裂的原因但是见到黑雾飘出后没有丝毫犹豫快速追了下去。

墨甲乃是整片大陆上最强大的防御性法宝,先前与狼君野大战时秦墨已经见识过墨甲的强大的防御力了,对于这样一件至宝他自然不想错过。

秦墨用意念控制住地下的沙子逆空而上要将那团雾气包裹但是雾气像是有自主的意识一般快速避开沙子的包围。

这时,秦墨意念所动,宇界上空的那团亮光突然散发出一道银光照向墨甲所化成的黑雾,黑雾在银光的包裹中剧烈的挣扎,但是银色的的光华虽然并不刺眼但是却涌动着恐怖的力量,最终黑雾还是被银色的光华所炼化。

黑雾消失的一瞬间,秦墨突然感觉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的晃动就像是发生了地震一样,远处一座高达数百丈的黑色山峰从地底钻了出来,而后直插天际,与另一边的地下城遥相辉映。

秦墨自语道:“没想到这传说中的最强防御法宝墨甲的本体竟然是一座神山,那逆天剑的本体到底又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秦墨才想起刚才被狼君野收入宇界的时候逆天剑还被隔绝在外面的世界,刚才狼君野突然爆炸现在想来应该是他的宇界被秦墨的大宇界给撑爆了。

宇界之外狼族还在追杀千灵门的众人,秦墨展开左眼踏出空间之门瞬间就出现在了之前跟狼君野大战的那片小山谷之中。

秦墨快速的找到了逆天剑然后又杀了回去。